<sub id="socs6"></sub>

      <sub id="socs6"></sub>

      <sub id="socs6"></sub>
      <address id="socs6"></address>
      1. 怎樣演習一萬小時

        發布時間:2013/6/28 17:18:40 來源:沈陽學吉他網 發布:劉巍老師 閱讀:

             隨著暢銷書《異類》的流行,“演習一萬小時成天才”這個口號如今是盡人皆知。大概仍然有不少人信賴那些不世出的天才必有天生的神秘能力,但科學家通過大量的調查研究

        已經達成共識,那就是所有頂級高手都是練出來的。不但如此,最近幾年的科學進展,人們可能第一次擁有了一個關于怎樣煉成天才的同一理論。

              好新聞是除了某些體育項目對天生的身高和體型有特別要求之外,神秘的天生素質并不存在,也就是說人人都有可能成為頂級高手。早在20多年曩昔,芝加哥大學的教育學

        家Benjamin Bloom 就曾經深入考察過120名從音樂到數學多個領域內的精英人物,發現他們幼年時代沒有任何分外之處。后人的研究更證實,在多個領域內,就連智商都跟一

        小我能不能達到專家水平沒關系。有個匈牙利生理學家很早就信賴只要方法得當,任何一小我都可以被訓練成任何一個領域內的高手。為了證實這一點,他選擇了一個傳統上女

        性不擅長的項目,也就是國際象棋。效果他和妻子把本身的三個女兒都訓練成了國際象棋世界大師,這就是聞名的波爾加三姐妹。這個實驗甚至證實哪怕你不興趣這個領域,也

        能被訓練成這個領域的大師,由于三姐妹中的一個并不怎么喜好國際象棋。


              而壞新聞是成為大師必要長時間的苦練。天天練三小時,完成一萬小時必要十年時間,但這只是達到世界水平的最低要求。統計注解對音樂家而言,世界級水平要求的訓練

        時間是十五到二十五年。但最關鍵的并不是演習的時間,而是演習的方法。

              天才是怎樣煉成的?中國傳統思維比較強調一個“苦”字,冬練三九夏練三伏,甚至是頭懸梁錐刺股。而近代生活條件越來越好,人們則開始強調一個“愛”字,說愛好是最好的
         

        先生,強調寓教于樂,“哈佛女孩”的家長們紛紛寫書,介紹本身的孩子如何一起玩進名校。

               許多勵志故事和流行的成功學書籍最愛強調的好像是“頓悟”,認為一小我之所以不成功是由于他沒想通,他沒有熟悉到真正的本身!彷佛一旦一小我頓悟到了真正的本身,

        他就會特別很是簡單地在原本應該屬于本身的領域成為天才人物。一個販賣員可能認為真正的本身其實是個小說家,一個大夫可能認為真正的本身其實是個畫家 — 唯一的題目是他

        們從來沒有寫過小說或者畫過畫 — 但他們認為他們距離“真正的本身”只有一步之遙,一旦嘗試了就會爆發天才。

               所有這些關于成功學的小我經驗和勵志故事都不科學。假設一個成功人士做過一百件事,包括參加演講比賽,衣著有個性,聽英文歌曲,最喜好的顏色是綠色等等,他會非

        常得意地把這一百件事都寫進自傳,沒準還要加上女同伙的影響。然而其中真正起到決定性作用的可能只有四件事,題目是他和讀者都不知道是哪四件。

               科學家不信勵志故事,他們只信賴調查研究。在曩昔二三十年內,生理學家們體系地調研了各行各業內的從新手,一樣平常專家到世界級大師們的訓練方法,包括活動員,音樂

        家,國際象棋棋手,大夫,數學家,有超強記憶力者等等,試圖發現其中的共性。他們的研究甚至過細到正確記錄一所音樂學院的所有門生天天干的每一件小事,用多少時間做

        每件事,怙恃和家庭環境,來比較到底是什么使得那些音樂天才脫穎而出。

              如今這項工作已經成熟了。2006年,一本900多頁的書,The Cambridge Handbook of Expertise and Expert Performance, 出版。這是“怎樣煉成天才”研究的一本里程碑

        式的學術著作,此書直接引領了后來一系列暢銷書的出現,包括格拉德威爾的《異類》,Geoff Colvin 的 Talent is Overrated,和 Daniel Coyle 的 The Talent Code 等等。科學
         

        家們不但證實了高手是練出來的,而且通過考察各個領域最好的訓練方法的共性,總結了一套同一的演習方法,這就是所謂“刻意演習”(deliberate practice)。

        曩昔多年來,訓練方法是賡續提高的。比如說作曲,假設一名通俗門生使用通俗訓練方法六年時間能達到的水平,另一個門生使用新的訓練方法三年就能達到,那么我們可以說

        這個新訓練方法的“有用指數”是200%。統計注解,莫扎特當時的訓練,他的有用指數是130%。而二十世紀的天才大概沒有莫扎特有名,但其訓練水平都能達到300%到

        500%!十三世紀的哲學家培根曾經認為任何人都不可能在少于30年之內掌握數學,而如今的門生十幾歲的時候已經學到多得多的數學,教學方法提高了。事實上,我們今天在

        所有領域都比曩昔做得更好,體育世界紀錄被賡續打破,藝術家們的技巧也是曩昔根本無法想象的。

              訓練方法緊張性的另一個表現是“天才”的扎堆出現,比如曾經有一個時期俄羅斯對女子網球,韓國對女子曲棍球,更不必說中國對乒乓球的的絕對上風。更進一步,哪怕你這

        個國家傳統上并不擅長這個項目,只要有一名教練摸索掌握了科學訓練法,那么他就可以帶出一代絕世高手,比如中國花樣滑冰教練姚濱。人們經常感觸中國十多億人居然找不

        到11個足球天才 — 假如天才是天生的,那么十多億人必然足以產生許多天才,但天才是練出來的,而中國缺乏有用的演習環境,人口再多也比不上歐洲小國。

        刻意演習

               首次提出“刻意演習”這個概念的是佛羅里達大學生理學家 K. Anders Ericsson。這套演習方法的核心假設是,專家級水平是漸漸地練出來的,而有用提高的關鍵在于找到一

        系列的小義務讓受訓者按順序完成。這些小義務必須是受訓者恰好不會做,但是又恰好可以學習掌握的。完成這種演習要求受訓者思想高度集中,這就與那些例行公事或者帶娛

        樂色彩的演習完全不同。“刻意演習”的理論目前已經被廣泛接受,我們可以總結一下它的特點。

        1. 只在“學習區”演習

             科學家們考察花樣滑冰活動員的訓練,發如今同樣的演習時間內,通俗的活動員更喜好練本身早已掌握了的動作,而頂尖活動員則更多地演習各種高難度的跳。通俗興趣者打

        高爾夫球純粹是為了享受打球的過程,而職業活動員則集中演習在各種極端不恬逸的位置打不好打的球。真正的演習不是為了完成活動量,演習的精髓是要持續地做本身做不好

        的事。

               生理學家把人的知識和技能分為層層嵌套的三個圓形區域:最內一層是“舒適區”,是我們已經諳練掌握的各種技能;最外一層是“恐慌區”,是我們臨時無法學會的技能,二者
         

        中心則是“學習區”。只有在學習區里面演習,一小我才可能提高。有用的演習義務必須正確的在受訓者的“學習區”內進行,具有高度的針對性。在許多情況下這要求必須要有
         

        一個好的先生或者教練,從旁觀者的角度更能發現我們最必要改動的地方。

               只在學習區演習,是一個特別很是強的要求。一樣平常的黌舍課堂每每有幾十人按照雷同的進度學習知識,這種學習是沒有針對性的。同樣的內容,對某些同窗來說是舒適區根本無

        需再練,而對某些門生則是恐慌區。科學教學必須因材施教,小班學習,甚至是一對一的傳授。真正高手訓練與其說是先生教門生,不如說是師傅帶學徒。

        一旦已經學會了某個東西,就不應該繼承在上面花時間,應該立即轉入下一個難度。長期使用這種方法訓練必然事半功倍。2004年的一項研究注解,大門生的學習成績和他們

        在學習上投入的總時間沒有直接關系,關鍵是學習方法。

        2. 大量重復訓練。

               從不會到會,秘訣是重復。美國加州有個“害羞診所”(The Shyness Clinic),專門幫助那些比如說不敢和異性說話的人戰勝害羞生理。這個診所的生理學家不信賴什么生理

        暗示療法,什么童年回憶之類,他們信賴演習。他們認為使人害羞的并不是事情自己,而是我們對事情的觀點。怎么治療恐女癥?做法是設計各種不同難度的場合,從在房間內

        集體對話到直接跑到大街上找陌生美女搭訕,安排接受治療者在一個療程之內跟130個女人聊過天。

        這種把不常見的高難度事件重復化的辦法正是MBA課程的精髓。在商學院里一個門生每周可能要面對20個真實發生過的商業案例,門生們首先本身研究怎么決策,提出解決方

        案,最后先生給出現實的效果并作點評。學習商業決策的最好辦法不是觀察老板每個月做兩次決策,而是本身每周做20次模仿的決策。軍事學院的模仿戰,遨游飛翔員在計算機上模

        擬各種罕見的空中險情,包括丘吉爾對著鏡子演習演講,都是重復訓練。

        在體育和音樂訓練中,比較強調“分塊”演習。首先你要把整個動作或者整首曲子過一遍,看專家是怎么做的。然后把它分解為許多小塊,一塊一塊地學習掌握。在這種訓練中一
         

        定要慢,只有慢下來才能感知技能的內部結構,細致到本身的錯誤。在美國一所最好的小提琴黌舍里,甚至有禁止門生把一支曲子連貫地演奏的要求,規定假如別人聽出來你拉

        的是什么曲子,那就說明你沒有精確演習。職業的體育訓練每每是針對技術動作,而不是比賽自己。一個高水平的美式足球活動員只有1%的時間用于隊內比賽,其他都是各種

        相干的基礎訓練。

        反過來說假如沒有這種事先的重復訓練,一小我面對不常見的事件每每會不知所措。統計注解工作多年的大夫通過讀X光片診斷罕見病癥的水平反而不如剛卒業的醫學院門生 —

        由于很少碰到這種病例,而在醫學院學到的東西早就忘了。最好的辦法其實是定期地讓大夫們拿曩昔的舊X光片集中訓練,而不是期待在工作中遇到。

        3. 持續獲得有用的反饋。

        傳道,授業,解惑,先生和教練最大的用處是什么?大概對一樣平常人來說小學先生最大的作用是激發了他學習的愛好,教會了他什么東西,曾經有過傳道授業解惑。而真正的高手

        都有很強的自學能力,對他們而言,先生和教練的最緊張作用是提供即時的反饋。

        一個動作做得好與不好,最好有教練隨時指出,本人必須能夠隨時了解演習效果。看不到效果的演習等于沒有演習:假如只是應付了事,你不但不會變好,而且會對好壞不再關

        心。在某種程度上,刻意演習是以錯誤為中間的演習。演習者必須建立起對錯誤的極度敏感,一旦發現本身錯了會感到特別很是不恬逸,一向演習到改正為止。


        從訓練的角度,一個真恰好教練是什么樣的?John Wooden 是美國最具傳奇色彩的大學籃球教練,他曾經率領 UCLA 隊在12年內10次獲得 NCAA 冠軍。為了獲得 Wooden 的

        執教秘訣,兩位生理學家曾經全程觀察他的訓練課,甚至記錄下了他給球員的每一條指令。效果統計注解,在記錄的2326條指令之中, 6.9%是表揚,6.6%是透露表現不滿,而有

        75% 是純粹的信息,也就是做什么動作和怎么做。他最常見的辦法是三段論:演示一遍精確動作,體現一遍錯誤動作,再演示一遍精確動作。

        與生手想象的不同,最好的教練從不發表什么激情演說,甚至不講課,說話從不超過20秒。他們只給門生特別很是詳細的即時反饋。所有訓練都事先輩行無比細致的計劃,甚至包括

        教活動員怎么系鞋帶。他們仿佛有一種詭異的知道學員在想什么的能力,即使是第一次晤面能指出門生在技術上最必要什么。他們是絕對的因材施教,源源賡續地提供高度具有

        針對性的詳細引導。

             獲得反饋的最高境界是本身給本身當教練。高手工作的時候會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觀察本身,天天都有特別很是詳細的小目標,對本身的錯誤極其敏感,并賡續追求改動。

        4. 精神高度集中。

            刻意演習沒有“寓教于樂”這個概念。曾經有個聞名小提琴家說過,假如你是演習手指,你可以練一整天;可是假如你是演習腦子,你天天能練兩個小時就不錯了。高手的演習

        每次最多1到1.5小時,天天最多4到5小時。沒人受得了更多。一樣平常女球迷可能認為貝克漢姆那樣的球星很可愛,她們可能不知道的是很少有球員能完成貝克漢姆的訓練強度,因

        為太苦了。

        科學家們曾經調查研究了一個音樂學院。他們把這里的所有小提琴門生分為好(未來重要是做音樂教師),更好,和最好(未來做演奏家)三個組。這三個組的門生 在許多方面

        都雷同,比如都是從8歲左右開始演習,甚至如今每周的總的音樂相干運動(上課,學習, 演習)時間也雷同,都是51個小時。

        研究人員發現,所有門生都了解一個道理:真正決定你水平的不是全班一路上的音樂課,而是單獨演習:

        - 最好的兩個組門生平均每周有24小時的單獨演習,而第三個組只有9小時。

        - 他們都認為單獨演習是最困難也是最不好玩的運動。

        - 最好的兩個組的門生行使上午的晚些時候和下戰書的早些時候單獨演習,這時候他們還很清醒;而第三個組行使下戰書的晚些時候單獨演習,這時候他們已經很困了。

        - 最好的兩個組不僅僅練得多,而且睡眠也多。他們晝寢也多。

        那么是什么因素區分了前兩個組呢?是門生的歷史演習總時間。到18歲,最好的組中,學會平均統共演習了7410小時,而第二組是 5301小時,第三組 3420小時。第二組的人

        如今跟最好的組一樣努力,可是已經晚了。可見要想成為世界級高手,肯定要盡早投入訓練,這就是為什么天才音樂家都是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苦練了。

        人腦的學習原理

        當代神經科學和認知科學認為,幾乎沒有任何技能是人一出生就會的。哪怕是對簡單物體的識別,把東西抓取過來這些簡單的動作,也是嬰兒后天學習的效果。一小我一出生的

        時候根本不可能預見到未來本身必要什么技能,基因不可能把統統技能都用遺傳的方法事先編程,那樣的話太虛耗大腦的存儲空間。最好的辦法是不預設任何技能,只提供一個

        能夠學習各種技能的能力,這就是人腦的巧妙之處。基因的做法是先預設一些對刺激的基本反應和感覺,比如看見好吃的東西我們會餓等等。這些基本的反應必要調動的神經較

        少。但對于更高級別的技能,比如演奏音樂,必要和諧調動許多神經,就必須靠后天學習了。

        人的任何一個技能,都是大腦內一系列神經纖維傳遞的電脈沖旌旗燈號的組合。解剖注解擁有不同技能的人,其大腦的神經結構特別很是不同,比如出租車司機大腦內識別方向的區域就

        分外發達。也就是說與計算機不同,人對于技能的掌握是在大腦硬件條理實現的。

        而最近有一派科學家認為,髓磷脂是技能訓練的關鍵,它的作用是像膠皮把電線包起來一樣,把這些神經纖維給包起來,通過防止電脈沖外泄而使得旌旗燈號更強,更快,更正確。

        不管演習什么,我們都是在演習大腦中的髓磷脂,就彷佛把一堆紊亂無章的電線被排列劃一變成電纜。直到2000年新技術許可科學家直接觀察活體大腦內的髓磷脂之后,髓磷

        脂的作用才被發現,而且一向到2006年才第一次被在學術期刊上說明。科學家認為髓磷脂是腦神經的高速公路,進步旌旗燈號傳遞速度,并且可以把耽誤時間削減30倍,統共提速

        3000倍,甚至可以控制速度,想慢就慢。

        人腦之中分布著大量“自由的”髓磷脂,它們觀測腦神經纖維的旌旗燈號發射和組合,哪些神經纖維用的越多,它們就曩昔把這一段線路給包起來,使得線路中的旌旗燈號傳遞更快,形成
         

        高速公路。這就是為什么演習是如此緊張。

        髓磷脂理論可以詮釋許多事情。比如為什么小孩常會犯錯?他們的神經體系都在,也知道對錯,只是必要時間去建立起來髓磷脂的高速網絡。為什么風俗一旦養成不容易改變?

        由于所謂“風俗”,其實是以神經纖維電纜組合的情勢“長”在大腦之中的,髓磷脂一旦把神經包起來,它不會主動散開 — 改變風俗的唯一辦法是形成新風俗。為什么年輕人學東
         

        西快?由于盡管人的一生之中髓磷脂都在生長,但年輕人生長得最快。最激進的理論則認為人跟猴子的最明顯區別不在于腦神經元的多少,而在于人的髓磷脂比猴子多20%!解

        剖注解,愛因斯坦的大腦中的神經元數量是平均水平,但他擁有更多能夠產生髓磷脂的細胞。

        誰樂意演習一萬小時?

        看了鋼琴家朗朗的傳記之后,可能許多人會嫌疑是否真的應該讓孩子接受如許的苦練。現實上,頂級活動員都是窮人家的孩子。不練這一萬小時,肯定成不了高手,但題目是考

        慮到機遇因素練了這一萬小時也未必成功。


        這就是愛好的作用了。假如說有什么成功因素是目前科學家無法用后天訓練詮釋的,那就是愛好。有的孩子好像天生就對某一領域感愛好。感愛好并不肯定說明他能做好,就算

        不感愛好只要樂意練,也能練成。愛好最大的作用是讓人樂意在這個領域內苦練。

        不論如何,刻意演習是個科學方法,值得我們把它運用到日常工作中去。顯然我們平時中做的絕大多數事情都不吻合刻意演習的特點,這可能就是為什么大多數人都沒能成為世

        界級高手。天才來自刻意演習。


        標簽:







        文章評論:

         以下是對 [怎樣演習一萬小時] 的評論,總共:0條評論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推薦圖片
        亚洲国产在线午夜视频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