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socs6"></sub>

      <sub id="socs6"></sub>

      <sub id="socs6"></sub>
      <address id="socs6"></address>
      1. 刪去滑音是20世紀提琴教學的重大失誤,是藝術審美的貧乏

        發布時間:2020/9/10 20:17:10 來源:沈陽學吉他 發布:劉巍老師 閱讀:


        近日,衛登堡國際音樂節小提琴夏令營在蘇州舉行。來自北京、江蘇、山東等地區的31位小提琴少年在五十多場獨奏與重奏大師課中盡情汲取音樂的養分,在5場音樂會中淋漓酣暢地展示自我,收獲滿滿。


        打造開放的教學與表演平臺


        “我們把夏令營打造成一個開放的小提琴教學與表演平臺,也像一個大家庭——通過全天候的大師課,學員們從風格迥異的四位老師那里吸收到不同的養分;家長和老師們近距離地交流探討音樂教育中的疑問和難題,其樂融融。”蘇州音協小提琴學會會長金曉龍介紹,本屆夏令營特邀中央音樂學院小提琴教授林朝陽、中國交響樂團二提琴副首席董智敏、山東藝術學院教師楊曉飛為學員們授課;中央音樂學院的專業鋼琴藝術指導老師擔任伴奏。短短的5天時間,小學員們在5場音樂會中呈現了許多精彩的曲目,如亨德爾《A大調第一小提琴奏鳴曲》、布魯赫《g小調第一小提琴協奏曲》、諾瓦切克《無窮動》等。


        董智敏認為,孩子們的音樂生活不能少了演出和比賽,通過比賽培養孩子的成就感,通過登臺建立孩子學琴的積極性。他帶領智樂少年室內樂團的6名團員從北京專程趕來參加此次夏令營,他介紹:“孩子們參加了炫技、合奏、獨奏、重奏以及匯報音樂會,挑戰了一些高難度的曲子,比如帕格尼尼《24首隨想曲》,和那么多同年齡段的提琴少年同臺獻藝、切磋交流,他們覺得太過癮了。經過舞臺的鍛煉,有幾個孩子回來考級感覺非常輕松,提高很快。”


        讓孩子學會獨立構建作品


        夏令營期間,林朝陽教授為每個學員上課,向學員們講授了小提琴基因教學法。


        “我自回國任教之后,近二十年來,一直在思考和探索,如何把一個特別復雜龐大的小提琴教學系統簡化。從2008年開始,逐漸歸納總結出一套疏朗完整的邏輯和訓練方法,希望能夠幫助到各種不同類別、不同程度的琴童。”林朝陽表示,每個琴童都有自己的個性和特點,在尊重孩子個性的基礎上,幫助他們掌握高效的學琴方法。


        林朝陽總結,練琴時最常見的困擾是不清楚自己該怎么練,如果事先了解小提琴背后的技術構成和原理,充分理解樂器的功能和使用方法,那掌握其演奏技巧就不難了。比如說,帕格尼尼的提琴技術就完全遵循了古老質樸的器樂演奏技法,他只是將傳統技法通過作曲手段在作品中進行了巨大的效果提升,在技術本質上并沒有創新,因為無從創新——對古老的提琴技術的推敲即使到了20世紀的伊薩伊時代,依然沒有什么新鮮事物,只是音符的組合方式不斷在變化。因此,最重要的是讓琴童們了解到,不同時代的小提琴曲目從內在結構上講并沒有變化,要學會自己去解構一首作品。


        林朝陽舉例,9歲的小學生許嘉禾從去年1月開始接受“小提琴基因教學法”的培訓,半年后,許嘉禾就開始嘗試自己“解構、構建”作品,自己解決技術問題。目前,他已經能將不同的感受轉化為對音樂效果的追求。


        “在夏令營的音樂會上有林朝陽老師的學生演奏空弦,非常令人驚訝——通常音樂會上不會有空弦的演奏,這樣安排是為了讓大家領悟到基本功的重要性,了解如何練習空弦才能達到鍛煉右手的目的。”董智敏表示,林朝陽小提琴基因練習法是其基因教學法的開始,在教學實踐中運用效果顯著,大大優化了學生的學習效率和教師的教學方法。


        董智敏認為,這套教學法特別有效的關鍵之處在于,它可以讓演奏者慢下來、松下來、靜下來——如果演奏者過于緊張、總是趕拍子,腦子是不清楚的。“過去我們都在跟音符較勁,沒有去反省,學習小提琴的根基是什么。我用這個練習法教我兒子,他三個月就取得了很大進步。”


        刪去滑音是小提琴演奏技術的誤區


        小提琴左手有兩大基本技術:單一把位內的原地跑動技術和換把技術。


        林朝陽分析,隨著時間線的發展,我們聽到延展而來的音樂面貌,感受到音樂是線性的。平時練琴,跟隨著音程延展而產生了線性的運動概念,久而久之,我們的感官和意識都形成了無所不在的線性跑動的邏輯。由于這種線性的習慣,遇到越快的音樂我們就跑動得越快,于是,一直在線性運動中追趕。這導致我們對左手技術產生了重大的誤解。


        其實,事實是相反的,線性的奔跑并不存在,因為本質上,手指是在原地跑動。線性運動的導向是不確定的,非線性的循環才是可控的邏輯和有益的經驗,才是穩定的。就像手表里的飛輪,也像火車的引擎——輪子在原位滾動,火車開向遠方。只有把提琴的左手運動技術理解成非線性的,技術才會穩定。


        林朝陽將換把稱之為滑行與移動,是指將不同位置的原地跑動連接起來。換把技術的關鍵在于,移動時的速度要慢,怎么降速呢?演奏中盡可能完全地使用全時值,這是我們賴以降低運動速度的關鍵,慢才能駕馭、才能保證安全。


        “自克萊斯勒和海菲茲的時代以后,人們片面追求無痕跡的‘干凈的’(無滑音)換把,導致我們不斷在挑戰肌肉機能和神經反應的極限。如今,大多數演奏者的換把速度大約是安全換把速度的十分之一,這種做法非常危險,而且不近人情。”林朝陽認為,極速抽搐式的換把是反人性的,由于換把趣味的改變,當代演奏方式對極限肌肉素質的挑剔,淘汰了許多本來音樂天賦很好的習琴者。音樂來自于語言,人類語言自然帶有滑音,滑音是情感最自然的流露,滑音的不同使得演奏有特點、有辨識度。而刪去滑音是20世紀提琴教學里的重大失誤,是藝術審美的貧乏。


        基因教學法助老師掌握高效方法


        林朝陽總結,當你了解提琴的構造,實際上可以將提琴視為一根弦的樂器,那么你就理解了它“1×4”的設計概念——我們的手指只要從單弦的位置原地橫向平行地復制,音程就以五度關系發展,這是古代人樸實的工程法則。每個把位內的28顆音,來自一個4×7的矩陣,它由四個手指的橫向轉移完成,絕對沒有縱向的移動,更不需要線性跑動。訓練這種平行轉移的手感和把握能力,需要練習三度旋轉和四度旋轉。


        因為提琴被設置成四根弦,最多可以同時演奏2-4個單音,也就出現了樂理中的雙音以及和弦。基于單根弦的概念,其實沒有必要把雙音技術獨立出來看待——雙音只是一組在演奏中同時產生兩個單音的現象。


        他分析,在兩根相鄰的弦上同時出現1+3指,或者2+4指,出現的就是3度雙音;如果將手指左右反向橫移,結構相同,出現的是7度雙音。所以,3度和7度是同一個結構的正反相,它們是同一個東西。


        在兩根相鄰的弦上同時出現1+4指,出現的是8度雙音;如果將手指左右反向橫移,出現的是2度雙音。所以,2度和8度是同一個結構的正反相。


        由此:在單弦上的3/4/2/1手指的準確和穩定是演奏的基礎,當出現四根弦之間的橫向組合時,只有三類雙音關系:


        單弦的1+4指關系=相鄰弦的8度/2度;單弦的1+3指或2+4指關系=相鄰弦的3度/7度;單弦的1+2指或2+3指或3+4指關系=相鄰弦的4度/6度。這三類雙音關系可提煉為:三度/七度反相;二度/八度反相;四度/六度反相。而十度雙音是八度雙音的擴大,換指八度雙音是七度雙音的擴大。


        林朝陽表示,近幾年,他接觸了不少基層小提琴教師,充分了解基層教師的需求。只有幫助這些老師掌握高效的練琴方法,才會讓更多琴童受益。因此,9月中旬他將在蘇州舉辦第二屆小提琴基因教學法師資培訓,未來還會在成都等地陸續開展師資培訓。



        標簽:學音樂







        文章評論: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推薦圖片
        亚洲国产在线午夜视频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