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socs6"></sub>

      <sub id="socs6"></sub>

      <sub id="socs6"></sub>
      <address id="socs6"></address>
      1. 吉他演奏 | 表演心理學

        發布時間:2020/7/13 14:01:00 來源:沈陽學吉他網 發布:劉巍老師 閱讀:


        Reginald Smith Brindle(1917-2003))

        著名英國作曲家及吉他演奏家,現代吉他音樂的先驅之一。


        一個搞編舞的朋友來參加我們的一個學生音樂會。她的第一句話就是,“為什么不教他們如何鞠躬呢?”事實上,我們確實沒有,而且我們可能遺漏了更多的東西。演奏者應該創建屬于他們自己的舞臺個性。他們的表情和動作會贏得觀眾的好感或敵意。這適用于古典,民謠或搖滾,或你想要的其他音樂類型。

                    

        就像一個不學會表演的流行歌星是沒有前途的一樣,古典音樂家如果不遵守既定的舞臺慣例,也不會走多遠。他必須有尊嚴,一定的風度,沉著鎮定及吸引人的表現力。任何古怪的舉動都會給人一個錯誤的印象,暴露出不成熟。我曾讓學生們穿得像地獄天使一樣表演。一個戴著牛仔帽的學生卻從不知道摘下它。有些演奏者故意無視觀眾,一唱完,就把音樂拋在一邊,氣急敗壞地走了。所有這些古怪、‘咄咄逼人’的態度暴露出了演奏者的不確定性和不成熟。沒有觀眾會被輕易蒙蔽。           

         一個初出茅廬的演奏者必須在恰當的時機讓人覺得看起來得體,鞠躬并保持微笑--簡而言之,要適應于整個舞臺表演流程的傳統。他建立的觀眾關系一定是親切的,盡管他的名字可能沒有“塞戈維亞”的魔力,而且他的演奏還遠未達到完美,但沒有理由說明他在舞臺上的存在不能彌補這些缺憾。    

         

           ▲ Reginald Smith Brindle and Andres Segovia


        不幸的是,古典吉他是一件相對很‘固定’的樂器。一些其他樂器演奏家可以有一些動作,它們可以成為音樂表現的一部分。但不幸的是,吉他手卻似乎很害怕移動。他們幾乎沒有從正確的姿勢移動一英寸,而且頭部彎曲,永遠注視著第十品格或音孔。事實上,這倒說得有點過了,也并非完全如此。演奏者的面孔應該與聽眾有所交流,它的表達是音樂的一部分。肢體和樂器的移動,即便很小的幅度,也必須作為演奏詮釋中的一部分。我們必須避免像搖滾吉他手的跳躍,但不能像石頭雕像一樣坐著。我們可以向其他樂器演奏家學習。看一看一個好的鋼琴家或小提琴家他們是如何移動的。實際上,他在演奏第一個音符之前就開始演奏了。有多少吉他手做了這個重要的準備? 


        很不幸,面部表情會背叛我們。我們中的一些人演奏時扭曲和做鬼臉,并表現出劇烈的疼痛感和咬嘴唇。請試著總是在鏡子前練習。不要只欣賞自己。要做你自己最無情的批評家。然后你就不會再看起來總是那么悲劇性和折磨人了,而是表現出音樂。順便說一句----如果你犯了錯,千萬不要做鬼臉,而且當你覺得一件事做得不好時,永遠不要顯得酸溜溜的。很有可能我們一半的錯誤并未被注意到,大多數人會認為如果看起來不錯的話,演奏就是好的。我曾遇到過表演很精彩的學生卻讓演奏看起來很糟糕,但我有也聽到過手指凍僵的專業人士卻讓演奏看起來很好。     


        當然這一切的背后也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心理學因素。如果我們讓自己看起來是自信和專業的,并相信就是如此,那么音樂上的表現也會相應地受益。自我暗示是我們自我控制和改進的最有力的手段之一。            


        音樂會表演的另一個重要因素是曲目的清晰度——清晰的開頭、結尾及曲目中的每一個部分。我們都有聽到過觀眾在錯誤的時間鼓掌---樂章之間甚至作品中間。這個引起誤會的聽眾反應完全是演奏者的錯。我仍記得有兩個很棒的演奏者,他們不知道如何去引導聽眾 ,也不知道怎么使曲目表演更加清晰而獲得成功。其中一位是我的風琴老師-羅馬圣彼得教堂的杰爾馬尼(Fernando Germani)。作為一名管風琴手,會在聽眾中面對一個突出的問題 ,因為他可能會消失在風琴的閣樓里直到最后再也見不到。因此,值得加倍注意的是,一個復雜曲目的演奏框架應該保持清晰。如果一件作品有多個樂章,那么它們之間的時間間隔是至關重要的——不要太長,也不要太短。然后,在新的作品演奏之前,應該留有一段很好的時間間隙(在教堂里可能會有 掌聲,也可能沒有)。杰爾馬尼他忽略了這些原則,他只顧著往前走,而所有人在他的演奏中迷失了。所以說他的演奏會很精彩,但卻是災難的。 


        另一個例子。我聽說一位著名的吉他手花了很長的時間來調音,這使得下面的觀眾變得不安并開始交談。然后,在某個時刻,我們才意識到他已經進入第一首作品的演奏了。至于提到尷尬的結束,我記得我有一張BBC錄制的維瓦爾第的協奏曲(Concerto al Santo Sepolcro)的唱片錄音,里面有出現兩秒鐘沒有掌聲的情況。誠然,這部作品以屬和聲結束,但是這樣的‘空白期’無疑表明指揮者未能很好地向觀眾傳達一種結束的感覺。

                 

        我們得到的教訓就是--我們應該一目了然地弄清楚作品的開頭和結尾。在開始之前,我們的開始意圖必須非常明確。作品的結尾還必須在視覺上和音樂上都很好地發出信號,我們必須讓觀眾看到我們已經完成了作品的演繹---尤其是伴隨著音樂逐漸消失而無法聽見的情況。在一部由多個部分組成的作品中,為了避免兩個樂章之間的掌聲,通過保持演奏的姿態來預告音將繼續,這是很重要的,在這之后我們可以放松一下。


        我們如何才能更好地學習呢?可以多觀察下那些專家,不僅是了解他們的能力,還要看到他們的缺點。如果我們能從中找到缺點,那我們就可以開始自我學習,這也是最好的學習方式。


        最后一句話:觀眾喜歡一個坐下來后并開始演奏的演奏者。這很煩人,但我知道所有的這些調整也許都是必要的。



        標簽:吉他演奏







        文章評論:

         以下是對 [吉他演奏 | 表演心理學] 的評論,總共:0條評論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推薦圖片
        亚洲国产在线午夜视频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