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socs6"></sub>

      <sub id="socs6"></sub>

      <sub id="socs6"></sub>
      <address id="socs6"></address>
      1. 與巴赫比,我是無業游民——莫里康內的傳奇配樂人生

        發布時間:2020/7/13 13:40:09 來源:沈陽學吉他網 發布:劉巍老師 閱讀:


        音樂需要呼吸的空間。對音樂而言,重要的是此刻的空間和長度,基于導演在電影中給音樂留下了多少可呼吸的空間,把音樂分置于各種元素之間,比如噪音、對白等。你應該這樣去看待(電影中的)音樂,但是往往并非如此。音樂是常被批評的對象,但這并不是音樂的錯。——埃尼奧·莫里康內


        2020年7月6日,意大利作曲大師埃尼奧·莫里康內因病逝世,他為世界留下了500多首電影配樂。


        1979年,莫里康內憑借《天堂之日》的配樂,第一次提名奧斯卡最佳原創音樂。


        之后三十多年的職業作曲生涯,他又先后四次被提名。


        分別是1987年《戰火浮生》、1988年《鐵面無私》、1992年《豪情四海》、2001年《西西里島的美麗傳說》。


        與同時期另一位電影配樂大師約翰·威廉姆斯(《星球大戰》系列、《辛德勒名單》、《拯救大兵瑞恩》等)相比,莫里康內沒有奧斯卡獲獎緣,在征戰奧斯卡途中,只拿過1次最佳原創配樂和5次該獎項提名,與威廉姆斯5次獲獎的輝煌戰績不可同日而語。


        但莫里康內卻留下了無數經典配樂作品,“鏢客三部曲”(《荒野大鏢客》《黃昏雙鏢客》《黃金三鏢客》)、《海上鋼琴師》、《美國往事》、《西西里的美麗傳說》等,特別是在“鏢客三部曲”中,他將口哨、鞭聲、槍聲、郊狼的嚎叫、啁啾的鳥鳴、教堂鐘聲、蒸汽列車聲等聲音加入配樂中,算是電影配樂中的創新之舉。


        莫里康內分別憑借影片《天堂之日》《戰火浮生》《鐵面無私》《豪情四海》《西西里島的美麗傳說》獲得過奧斯卡最佳原創配樂提名。


        他的音樂風格雖然橫跨古典、爵士、流行、搖滾、電子、世界音樂等,但辨識度很高,他主張電影音樂要簡單明了。


        莫里康內從事電影配樂初期,曾有導演找他創作一段20秒的音樂,來襯托片中人物的心情:他是個鰥夫,熱愛山,站在一個空房間中,肚子很餓,人很絕望。莫里康內試著把所有東西都放進去,結果是一段很可怕的音樂。


        之后,他知道電影配樂不可能傳達太多信息跟感覺,要盡量簡潔,這也是他的作品這么多年一直流傳下來的原因吧。


        音樂細胞繼承自父親,6歲開始譜曲


        1928年11月10日,埃尼奧·莫里康內出生于意大利羅馬的臺伯河畔。


        父親馬里奧是非常杰出的爵士樂小號手,可以吹奏各種不同類型的音樂。


        為了維持生計,父親經常到不同的夜總會表演,還曾經一天排三班去做電影配樂的演奏工作。


        莫里康內與音樂的結緣最初就是從父親那兒繼承來的。


        6歲時,父親教他認小提琴的譜號,他從那時候開始試著譜一些小曲。


        11歲時,他進入圣塞西莉亞音樂學院,音樂學習進步神速,有時候也會代替父親在佛羅里達夜總會表演。


        他的第一份工作室在臺伯河畔的一個美軍營的小樂團演奏,并開始賺錢,可那個經驗并不好,看到樂團同時用小盤子裝食物和香煙,覺得很丟臉。


        7年級考試結束后,莫里康內開始跟意大利著名作曲家戈弗雷多·彼得拉西學習,彼得拉西教導他要忠于自己,不要模仿別人,莫里康內從他那里學到了音樂的“正當性”,音樂學院最后三年,他開始在意大利廣播公司工作,負責幫非交響樂團的B組樂團做音樂編輯,這個工作讓他接觸到各種歌曲,為之后的配樂工作打下了基礎。


        年輕時代的莫里康內


        戰后,意大利的電影工業相當強大,意大利新現實主義電影噴涌而出,但“意大利新現實主義”倡導“把攝影機扛到大街上”的真實美學,很少有電影配樂。那時候,莫里康內為很多舞臺劇創作音樂。


        與萊昂內六度合作,曾是小學同學


        莫里康內的電影配樂中,最被人津津樂道的是他與賽爾喬·萊昂內合作的6部作品。


        兩人頗有淵源,曾是小學同學,畢業之后20多年沒有聯系。直到兩人合作之后,莫里康內才通過萊昂內下唇紋路上的細節認出了他,“你讀的小學是不是在臺伯河畔大道上?”萊昂內說:“沒錯,你是我小學認識的那個埃尼奧·莫里康內吧”。


        萊昂內與莫里康內


        1964年,萊昂內拍完了低成本西部片《荒野大鏢客》,在找合適的電影配樂。


        彼時,莫里康內剛為幾部西部片《紅沙地上的槍戰》(1963)、《我的子彈不說謊》(1964)做完電影配樂,萊昂內正是聽了這兩部配樂之后才聯系上對方,還帶他去郊區看了黑澤明的一部電影《用心棒》(《荒野大鏢客》在故事上抄襲該片,后被黑澤明指控侵權,萊昂內敗訴,賠了片子全球票房的15%和在日本、中國臺灣和韓國的發行權),并說要在《荒野大鏢客》的配樂中加入點玩世不恭的味道,口味要重,要有點耍無賴的感覺。


        萊昂內找莫里康內的時候,《荒野大鏢客》已經剪完了。


        莫里康內想在片子里放一些比較少見的樂器或很新鮮的聲音處理,比如口哨、排笛、鞭子、打鐵的鐵砧。


        但萊昂內說最后的決斗場面想用電影《赤膽屠龍》(1959)里迪米特里·迪奧姆金寫的《墨西哥進行曲》。


        莫里康內覺得錯失最重要的戲對自己太不公平,跟萊昂內說,除非最后一幕的配樂也交給自己,否則退出這個項目。


        萊昂內的妥協是,讓莫里康內寫類似的音樂。莫里康內沒有就范,決定把之前為一部戲劇所寫的《水手悲歌》加工一下,加入了類似《墨西哥進行曲》的管弦樂曲,還有類似墨西哥軍樂的小號。


        影片《荒野大鏢客》劇照


        莫里康內與萊昂內合作之初,并沒有想到后者后來會成為世界著名導演。


        《荒野大鏢客》上映一年后,因為片子太受歡迎,一直在首輪戲院,兩人一起去意大利一家影院看,當走出影院后,兩人異口同聲說:“真難看”。


        后來,莫里康內成為萊昂內的御用配樂師,后者之后執導的《黃昏雙鏢客》(1965)、《黃金三鏢客》(1966)、《西部往事》(1968)、《革命往事》(1971)、《美國往事》(1984)5部作品莫里康內全部參與了配樂工作。


        萊昂內曾說:“因為我的電影實際上可以是無聲電影,對話的重要性相對較小,所以音樂是不可或缺的,我讓他在拍攝前寫好了音樂,真的是劇本本身的一部分。”


        與昆汀互動,《八惡人》圓夢奧斯卡


        昆汀·塔倫蒂諾是莫里康內的死忠粉,他曾說過:“我收藏他的唱片比貓王和披頭士還多。”


        他曾在《殺死比爾》系列、《死亡證據》、《無恥混蛋》等片中引用過莫里康內的意大利西部片主題音樂。


        昆汀使用配樂的態度與他寫劇本的方式很類似,總是喜歡“拿來主義”,他一般不會找人特意為電影寫配樂,因為他的大腦就是最棒的配樂曲庫,當他寫劇本、設計電影場景時,他就進入自己的配樂收藏庫,一邊聽音樂一邊視覺化那些場景,從里面截取最合適的片段放進電影里。


        這樣,就等于自己在和埃尼奧·莫里康內、約翰·貝里(代表作《與狼共舞》、《走出非洲》)這些配樂大師合作,卻完全不需要跟他們打交道。“在我看來,音樂對一部電影太重要了,我才不會隨便找個什么人,付錢給他,讓他毀了我的電影!”


        昆汀與莫里康內


        《無恥混蛋》中,昆汀用了莫里康內之前幫意大利西部片導演賽爾喬·索利馬寫的配樂。


        莫里康內聽完之后十分詫異:“真不知道他是去哪里找出來的”。


        2012年,昆汀拍攝新片《被解放的姜戈》時,破天荒地邀請莫里康內為電影創作幾首原聲,卻因為各種原因關系破裂。


        無奈,昆汀在片中又選用了幾首莫里康內以前寫的曲子。事后,莫里康內表示不會再跟昆汀合作任何東西了,“他邀請我寫《被解放的姜戈》的曲子,但沒給我足夠的時間。


        “雖然表面上將我捧在很高的位置,但卻沒有給予自己足夠的尊重”。老爺子坦言,和昆汀這樣強勢又固執的導演在一起合作的確很遭罪,自己既沒法貫徹藝術思想,又沒有決定權,幾乎什么都干不了,只能聽之任之。


        同時他也曾吐槽實在受不了昆汀的音樂審美,說他的電影音樂沒有整體性。


        盡管莫里康內在合作上受到諸多“委屈”,但卻沒有影響這兩位充滿個性又是半個“老鄉”(昆汀的父親是意大利裔)私底下的忘年交。


        在2013年1月的羅馬電影節上,昆汀被授予終身成就獎,為他頒獎的正是老友莫里康內。此時昆汀的《被解放的姜戈》已經上映數月,可見兩人已盡釋前嫌。這也才有了后來兩人合作的《八惡人》。這次合作很愉快,莫里康內是在昆汀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就完成了配樂。


        莫里康內憑借《八惡人》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原創配樂


        2016年金球獎頒獎典禮上,莫里康內憑借《八惡人》獲得了最佳原創配樂,昆汀上臺代領:“這個太酷了。莫里康內是我最愛的作曲家,我可不是說他是我最愛的電影配樂家,我是拿他跟莫扎特比的。莫里康內從來沒有得到過美國人給的什么獎,這是第一個!87歲的莫里康內來給我的電影配樂太了不起了。”


        與金球獎時隔一個多月,在之前的5次失利后,他終于憑借《八惡人》獲得奧斯卡最佳原創配樂獎。


        創作上,沒有靈感這回事


        莫里康內為后人留下無數經典電影配樂,靈感對他來說,是很浪漫的一個名詞,“事實上沒有靈感這回事,它不會從天而降。”


        莫里康內聽過太多人說,靈感來自于一種內心悸動,例如看到一個美麗女子的搖曳身影。他承認有這種可能,但那單純只是一個簡單的期待,之后會再衍生出其他想法。


        每次有導演找他為電影配樂時,莫里康內的腦子就會開始啟動,仿佛身懷六甲,“我得在懷孕那幾個月努力工作,才能生出一個健康的小孩,而且最好還要五官端正”。


        莫里康內一生共創作了500多首音樂,平均一個月就能完成一部電影的配樂,很多人都為其旺盛的創作力感到詫異。


        但莫里康內覺得很正常,作曲家就該作曲,跟作家就該專心寫作一樣。他總是拿音樂家巴赫舉例子,巴赫一周就可以寫一首清唱劇,還在教堂演唱,“我跟他比的話,根本就是無業游民”。


        錯失與庫布里克合作,成遺憾


        莫里康內與電影史上很多名導合作過,賽爾喬·萊昂內、泰倫斯·馬力克、朱塞佩·托納托雷、布萊恩·德·帕爾瑪、昆汀·塔倫蒂諾等,讓他最遺憾的是1971年錯失了與庫布里克的合作。當時,庫布里克聽到莫里康內為《對一個不容懷疑的公民的調查》(1970)的配樂,很喜歡,想找他合作下一部作品《發條橙》(1972),就打電話給萊昂內,因為那時候莫里康內和萊昂內正在籌備《革命往事》(1971)。


        莫里康內錯失與庫布里克合作影片《發條橙》的機會


        問題出在配樂錄制的地點上,莫里康內想在羅馬錄,但庫布里克不喜歡做飛機,想在倫敦錄,再加上當時莫里康內還在跟萊昂內工作,就放棄了。


        后來庫布里克找了沃爾特·卡洛斯,完成了與莫里康內截然不同的配樂。


        沒能為泰倫斯·馬力克的《細細的紅線》(1998)配樂,莫里康內也覺得很遺憾。之前的《天堂之日》(1978)兩人合作很愉快,并且讓莫里康內第一次入圍奧斯卡最佳原創配樂。


        但那段時間莫里康內到處旅游,泰倫斯·馬力克沒能在合約期限截止前找到他,這才找到另一位作曲家漢斯·季默,而后者也憑借此片獲得奧斯卡最佳原創配樂提名。


        得知莫里康內去世的消息,導演王家衛在微博分享莫里康內配樂的電影《一代宗師》的海報,并發文悼念:“往事長存,心中有過。”


        莫里康內與王家衛


        今天,我們謹以此文紀念莫里康內。


        音樂可以瞬間催動我們的情緒,這正是音樂的力量。


        作曲家,尤其是這些配樂大師們,他們其實是一個個情緒的魔術師,他們能讓我們這些普通人在日常平淡的生活當中,時時體驗到巨大的情感落差。



        標簽:莫里康內







        文章評論: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推薦圖片
        亚洲国产在线午夜视频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