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socs6"></sub>

      <sub id="socs6"></sub>

      <sub id="socs6"></sub>
      <address id="socs6"></address>
      1. 演奏與創作的分離,影響了樂器教學?

        發布時間:2019/11/20 22:34:38 來源:沈陽學吉他網 發布:劉巍老師 閱讀:


        一件樂器如果不被時代淘汰,必須對當下文化、人們的生活狀態、精神需求有所反映。 我們需要通過音樂,通過這件樂器,來表達我們自己的喜怒哀樂。


        樂器演奏與創作的分離,是近代以來的事,這與工業革命以后的社會分工同步。音樂也是一項產業,產業想要蓬勃發展,分工是必然。


        分工是滿足經濟利益最大化的需求。一個在服裝廠工作十幾年的工人,可能會訂一個紐扣,但不會做一整件衣服。他只需精于訂紐扣即可養活自己。同理,一個鋼琴家,只需把琴彈好,不需要創作,就可以過上體面的生活。甚至有些精于彈奏某種風格,或某些個作曲家的作品即可。于是就有肖邦詮釋專家,巴赫專家等。


        這樣的分工影響到了樂器的教學。回到演奏與創作沒有分離那個年代,跟一個鋼琴家學鋼琴,是演奏與創作同時學的。現在找老師學鋼琴,就純粹學演奏技術了,已經不可能從鋼琴老師那里得到任何創作的指導,因為老師也沒有創作的經驗。想學創作只能另外找教作曲的老師。


        古典吉他也如此。現在的古典吉他教學,越來越傾向于“機理學派”,專注于演奏技術的提升。從《卡雷巴洛教程》到《跳動的尼龍》到《吉他圣經》,莫不如此。還有其他大部分東拼西湊的古典吉他教材——先講吉他演奏基本技術,剩下的篇幅就是循序漸進練習曲N首。也不知道這些練習曲之間有何聯系。但是我們翻看《卡爾卡西吉他教程》不是這樣的,翻看《伯克利現代吉他教程》也不是這樣的。


        專注于技術,就可以集中精力提高演奏技術,以便能在高手如云的演奏者中脫穎而出。這是功利的需求,符合社會分工的本質。我認識一個朋友,他兒子學古典吉他,不懂看譜,什么調也不懂,每天一練琴就是打開節拍器,常年練好了幾首有分量的曲子,去參加全國比賽,獲獎了,接下來順利進了音樂學院。


        這就是教學成果,看得見摸得著的。以考級、比賽、升學為教學目標,才“出成果”,出成果才能招到更多學生。


        但是,我們只關注了眼前的“成果”,卻忽視了人的發展。我在《練琴》:一個古典吉他手的心路歷程一文曾提過,純粹靠樂器演奏生存的人鳳毛麟角。大部分從事音樂行業的人都要身兼數職。這就需要培養綜合的音樂素養。


        或許我們要回到演奏與創作未分工以前的樂器教學模式。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培養一個“音樂人”。在這方面,已經有很好的例子,比如維也納音樂學院的古典吉他教授——米歇爾?郎格


        德國權威的《聲學吉他》雜志評論到,“米歇爾?郎格作為杰出的作曲家和吉他手,他熟知怎樣把民間,藍調,爵士和拉丁元素融合到一起”。 

        米歇爾?郎格尤其注重與學生們分享他在平衡古典和創新中的獨特體驗。他教導學生們如何成為一個“完整的音樂家”,雖然這會為演奏帶來一些局限性,但與此同時,這樣一條成長之路帶給大家的卻也是全方位的吉他演奏技巧。


        對于專業學習者來說,這樣的路就很寬。對于業余學習者來說,學訂一個紐扣,和學完整地做一件衣服,所獲得的滿足感是不同的。而且對于整體的了解,也能更深刻的理解局部。業余學習者不需要參與演奏與創作的分工,他們學習音樂,純粹是滿足個人體驗,更應該從整體去學習音樂。


        附:

        《練琴》:一個古典吉他手的心路歷程


        大提琴家王健說:世界上能靠獨奏生存的大提琴家不超過20個。


        《練琴:重回音樂》的作者就是想成為靠獨奏生存的古典吉他演奏家。想象那一人一琴,奔赴世界各地音樂廳的景象,頗有英雄主義、個人主義的浪漫色彩。他在書里自述道:


        “從我的孩童時代一直到青年時代,我都非常認真嚴肅地演奏古典吉他;即使不是一個天才,我也立志成為一名職業的音樂家。我雄心勃勃,滿懷期待地練習,聆聽了許多音樂。這些音樂深深地打動了我,并且我也獲得了一些成功。我曾在音樂學院讀書,也贏得過比賽。但是有時候光有雄心和期許并不夠。在我二十五六歲的時候,我的理想破滅,放棄了成為一位藝術家的夢想。和許多年少時學習藝術的青年人一樣,我沒有辦法調和我對音樂的熱愛與一個成年人的生存需求之間的矛盾。”


        這是一個滿懷夢想,最后被迫放棄夢想的故事。作者在孩童時代向往著這樣的藝術生活:


        “我向往著我在音樂中聽到的那種生活。那是藝術家之道,充滿了喜悅、發現以及有益的苦楚。我將周游世界,登臺表演,把情感化為音響,又用音響表達情感。我想象著我的觀眾們對我歡呼雀躍,因為我用音樂消解了他們的恐懼和欲望。這或許是一條艱辛之路,卻是有活力、喜樂和意氣風發的生活。”


        懷著這樣的夢想,他考進了新英格蘭音樂學院。大學畢業后,他只身去維也納逐夢。在維也納兩年,他感受到了現實與夢想的巨大差距,以他的水平,沒法成為一流的職業演奏家。不過,他做了些新的嘗試,創作與演奏流行的、爵士的、搖滾的音樂。他寫道:


        “我們可以繼續演奏朱利亞尼和索爾,維系吉他的古典曲目傳統。或者我們可以抓住一些時代 的火花,用吉他表現一些其他風格的音樂,這一點吉他尤其適合。我們一致認為吉他在古典音樂圈里陷入了困境,在那里它得不到尊重和接受。但是我們是否有必要留在原地,用一生的事業去與吉他那種甜蜜與浪漫的氣質作斗爭?我們為什么一定要繼承塞戈維亞的改革大業?人人都把吉他當成耍酷的標志時,我們為什么一定要當個局外人呢?”


        他和一位志同道合者“馬庫斯”便開始以一種糅合了流行、爵士、搖滾、古典等諸多風格的音樂,在一些咖啡館和夜總會演出,很受歡迎。每周演出三個晚上,有時更多,音樂會計劃都排到了后半年。創作的音樂越來越成熟引人,也慢慢聚集了一批粉絲。看似已經走在成功的路上了。


        然而,咖啡館裝不下他的夢想,他的夢想是音樂廳,演奏那些彪炳史冊的偉大的音樂。而不是在一個局促的環境,面對著一群不懂音樂的人,演奏著自己都不屑于的音樂。他寫道:


        “我們的訓練使我們對流行音樂高度排斥,因為那是膚淺和愚蠢的象征。”


        “哪怕是聽眾喜歡我們的音樂,這場景也顯得太小、太有限、太尋常了,沒有一點成功的感覺。我很享受我們創造出來并且演奏的音樂。但是這與我的理想是切割開的,這根本不是我想象中的生活。”


        “如果我依然有機會創造偉大的音樂,卻去過一種‘不錯的’生活,那簡直就是不可忍受的背叛。”


        “沒有任何事阻止我以古典吉他演奏家為生——我可以教課,可以在婚禮或者小咖啡館里偶爾舉辦一場音樂會什么的。但這真不是我為之奮斗的生活。”


        于是,他離開了維也納,回到了美國,不再彈吉他。他找了份出版社助理編輯的工作。后來回到大學讀研、讀博、轉到了人文領域,后在一所藝術學院教書。他為自己建立起舒適的生活,步入30歲,35歲。整整十年,吉他一直靜靜地躺在衣柜里,他過著與音樂無關的平淡生活。


        十年后,他又開始了練琴。經過了生活的洗禮,認清了生活的真相,他對演奏吉他有了一種完全不同的認識:


        “告別音樂在我的生命中是傷我最深的一件事。這是我生命里頭一次重大的損失,這個單純的、尷尬的失敗使我失去了曾經聆聽和感受過的一切。”


            “我早年的技藝幾乎蕩然無存。那些年的努力,那些熱切的奉獻和孤寂,就像是一個失落的信仰,不可能再恢復。但是我已經不再尋求找回以前的能力。”


        “從我12歲開始,我就夢想著成為一個藝術家,過著藝術家的生活。但我其實誤解了我自己,我誤解了我的渴望和野心。我壓根兒不知道藝術家究竟意味著什么。”


        “并不是我的技術和才能應當受到指責。我只是把藝術家的生活想得太天真,太孩子氣了。我投入了太多的渴望,太多的詩意,太多的純粹的天真。這種圖景毀掉了我。”


        “前一次,我追求一個錯誤的理想,一種錯誤的方式練琴,把自己鐘愛的音樂變成了一種折磨。這次,我不再追去那遙遠的理想,而是立足于現實。”


        35歲,作者終于明白,他曾經追求的是一個錯誤的理想。一定要往王健說的20人中擠,就像搞科研的想著獲諾貝爾獎,做生意的想著成首富,很多時候,除了給自己太多心里壓力、痛苦以外,沒啥好處。


        立足于現實,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這條路不通再調整下方向,或許可以柳暗花明。作者有嘗試走流行音樂路線,起步也不錯,然而他內心里又鄙視流行音樂,而且剛起步表演的場地不大——“這場景也顯得太小、太有限、太尋常了,沒有一點成功的感覺。”


        作者真的僅僅是因為流行與古典的沖突,而放棄新路線的探索么?我覺得不完全是。“沒有一點成功的感覺”這話是關鍵。說到底,還是為了我們大部分普通人追求的“成功”——大紅大紫,名利雙收。如果他們創作的流行作品火了,并且在幾萬人的體育館演出,我想作者肯定也是很樂意的。


        藝術之路,有太多的不確定性。成功失敗,概不由己。歷史上很多藝術家,在世時也沒有獲得世俗意義上的成功。作者或許預測到自己搞流行音樂,也不可能大紅大紫,便徹底放棄了音樂道路,選擇了踏實穩定、未來可期的工作——在一所學院教書。



        標簽:樂器教學







        文章評論:

         以下是對 [演奏與創作的分離,影響了樂器教學?] 的評論,總共:0條評論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推薦圖片
        亚洲国产在线午夜视频无